2016-09-07

健康管理/王欽堂:改革健保 不能再吃大鍋飯

文 / 哈佛健康事業董事長 王欽堂
 
賣場美食街裡,一位媽媽不停玩著手機上的遊戲,對旁邊小孩的吵鬧大聲斥喝。我們常常不知不覺中在影響孩子的性格,也在無形中影響孩子的生活習慣和決定他們的健康。許多父母一方面放縱孩子喝汽水吃甜食,一方面卻又因孩子不吃飯而責備、苦惱。不良的生活習慣其實才是現代人百病叢生的主要因素,也造成全球各國醫療費用日益沉重。
 
生活惡習提高健康風險
 
新任金管會主委丁克華先生鼓勵保險業者開發「外溢型保單」,引起保險業的關注。所謂的外溢型保單是指除了原有保單的保障功能外,還可以提供其他「附加價值」。
例如讓有健康生活習慣的人享有較低的保費,因為和不良生活習慣的人比起來,他有低於別人不同程度的保險成本,這是一個很進步的觀念。
 
商業保險將本求利,可以透過各種進步的做法,落實使用者付費及高風險高保費的原則,其實是合理的,它當然也可能是一種具競爭力的創新保險商品。
 
商業保險愈來愈進步,但是攸關國人醫療照護的全民健保,還沒有看到重大變革。依據健保局資料,預估2017年健保財務又將面臨收支不平衡的窘境,需要提早因應。
 
台灣是一個十足資本主義國家,卻有一個社會主義的健保。有關健保實施後所產生的各種亂象,和民眾使用健保的心態有關,一方面是吃大鍋飯不吃白不吃,一方面認為付錢就是老爺,近年層出不窮的急診室暴力事件恐都是這些心態作祟。但追根究柢,還是和健保的本質有關。
 
植入使用者付費觀念
 
報載,政府在籌措長照財源上鎖定了遺贈稅及菸捐或菸稅。其中,不管是菸捐或菸稅的課徵,都讓人樂觀其成。
 
如果在健保核心體制沒有改變的情況下,加入一些資本主義的精神或使用者付費的簡單概念,或許是補救之道。
 
有不良生活習慣和沒有不良習慣的人享有同樣的健保照護,未來也會享有同樣的長照福利,就是不公平。
 
因為兩者的風險不同,可以預測將來使用醫療及照護資源的程度肯定不同,從菸捐或菸稅籌措長照財源,應該積極被討論規劃。
 
市場機制宜合理約制
 
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、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史迪格里茲,在《不公平的代價》(The Price of Inequality )一書中提到:「市場的力量的確十方龐大,但並沒有與生俱來的道德性格,所以需要我們決定如何來管理。也就是在市場機制下必須有政府政策力量的干預和管制,才能有公平的分配。」
 
健保一方面像是社會主義,因為它限制了醫療及給付範圍,但另一方面又像資本主義,因為它的「市場」機制讓醫療供給方毫無限制地掠奪,也讓醫療需求方毫無限制地消費。
 
「市場顯然必須加以駕馭和節制,以確保它為大部分公民的利益效力。」史迪格里茲在「佔領華爾街」運動後疾呼。
 
健保做為一個國家資源、全民資產,不管是社會福利或社會保險,不管是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,既然沒有一個制度是完美的就融合吧,而政府有責任在分配上扮演更重要角色。健保20年,下一步是什麼,健保改革,新政府責無旁貸。
 
本文經授權轉載自:哈佛健診http://exam.hvc.com.tw/column01.php?messageNo=303#okko
 
本月特輯
  • 我有企業內訓需求
  • 網站使用滿意度調查
活動行事曆
<
2021年8月
>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財團法人創新智庫暨企業大學基金會 © 2012
電話: (02)2768-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