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7-17

【詹長霖】凱文•凱利:未來科技巨頭的發展模式

文 / 詹長霖

凱文·凱利(Kevin Kelly),雜誌創始主編,一位思想的行者。1999年,著名導演沃卓斯基在拍攝大片《駭客帝國》(Matrix)時,凱文·凱利的著作《失控》(Out of Control)曾被指定為全體演職人員必讀的三本書之一。

在2019數博會上,暢銷書《失控》、《必然》作者凱文·凱利(Kevin Kelly)舉辦了讀書會分享會。在分享會上,凱文·凱利分享了他對現有科技巨頭、未來科技發展趨勢以及對下一代新巨頭的觀點。此外,他還分享了對於區塊鏈、人工智慧、大數據等新科技的觀點和態度。以下基於凱文·凱利分享會的談話,經過雲科技時代微信公眾號的編輯整理。

Q:未來科技巨頭的發展模式?

凱文·凱利:現在有百度、騰訊、阿裏巴巴、Google等等,我覺得這些科技巨頭現在的成功也可能會成為他們最終失敗的源頭,因為它們現在規模如此之大,以致於很難有新科技上的突破。我認為新的玩家不會在已經存在的科技巨頭中產生,可能現在大家還不知道它,它可能還剛剛起步。在區塊鏈或者其他一些新技術領域,一開始的利潤低、收益低、市場小,所以現有的大規模的科技巨頭承擔不起這樣的嘗試,甚至是沒選擇的。總的來說,在新的平臺或者下一個階段,創業公司才可能會成功,成為占主導地位的公司。

很難預測某個具體的公司或者某個產品能否成功,但可以預測整體趨勢和方向。未來有很多變數,比如整體文化氛圍、經濟因素等等。整體方向上,第一個數字化平臺是一張網,它集結了所有的資訊,使用了超鏈接的方式,達到機器可讀這樣一個目的,搜索引擎是由Facebook和百度這樣的巨頭引領的;第二個數字化平臺就是社交媒體,它連接了各種各樣的人際關係,將所有人聯繫在一起,這個時候能夠在上面產生各種各樣的演算法,比如像微博和微信等等。第三個數字化平臺即將出現,可能會是鏡像世界,也可能是雲計算等等,能夠把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數位化,再鏈接起來達到機器可讀。會有公司成為掌控第三個平臺主導者,但不會是大規模的科技巨頭,比如百度、Google、阿裏巴巴,新的巨頭還沒有出現或者是大家還沒有注意到。所以,很難預測他們到底是誰。

Q:對初創企業家,有什麼想跟他們說的嗎?

凱文·凱利:初創企業是很讓人興奮的一個領域,初創企業有很大的成功可能性,我相信未來的霸主一定是現在的初創企業。在嘗試過程中有著高風險,同時也有高回報率。很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包容性,要有鼓勵創業公司的創新環境。我覺得,應該去嘗試不懂的東西,希望我們的環境能夠給予更多的勇氣,失敗了就重新爬起來,這是不斷取得成功的模式。這像是在坐過山車一樣,要上去之後才能去體驗。

Q:未來的成功與讀書、分享相關,但現在社交平臺上很難找到真正想讀的書?

凱文·凱利:以前還沒有互聯網的時候,要去圖書館找資訊,但現在幾秒鐘就能找到所需資訊了。所以,現在要找答案,代價非常低。相反,越來越有價值的東西就是好的問題。很長一段時間,可能人工智慧並不能夠問出一些非常好的問題,而人類是好問題的來源。比如我想問一個問題,當今生活中,還有什麼讓您覺得興奮嗎?比如什麼是5G,為什麼要用5G,它能夠給我們帶來怎樣的能量?華為和美國之間的競爭又是為了什麼?我的問題還有,比如是否有可能組建代表全球性的政府?因為我們現在全球有80億人,是否能有民間組織代表這80億人呢?這是否可能,我其實不知道,但我覺得這可能也是很好的問題。比如說全球性政府的可能性或者這是人們想要的嗎?

Q:怎麼看待貿易戰爭,它會怎樣影響未來的科技發展?

凱文·凱利:我覺得特朗普的想法很幼稚,他代表是美國政府非常幼稚的那一部分人,只想著在全球改變自己的現狀,比如他們想要爭取不同的地位等等,這些引起了貿易戰爭。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,也不知道特朗普政府會引領我們走向怎樣方向,但是我個人認為,如果中國足夠耐心的話,中國的環境非常好,現在有更加集成的資源或者措施,但是未來到底怎樣我確實也不知道。

Q:您的書對於未來的預測都很准,有沒有發現當時漏判、誤判或想補充的?

凱文·凱利:我寫書是非常開放的,也在推特上公開,想到什麼就寫什麼。可能我沒有什麼想改變的內容,當然有想要增加的內容。比如想更多談一下經濟,希望用更多篇幅描寫經濟模型和預測等等,但是當時確實篇幅有限,所以沒有寫。此外,也希望有更多關於電腦的集成內容。整體來說,我沒有覺得有什麼是希望寫但沒有寫或者寫錯了,或者希望會寫不同的內容。我意識到,我的書出版後,很多內容一直到當今才更有價值或者更被理解了,因為在那個時候其實很多人並不明白。

Q:您當時在寫書的時候,是怎麼分析的呢?

凱文·凱利:雖然我的書叫《必然》,但其實有一些是無法預測的。能確定的是,整個系統的未來發展大方向,因為生態或者整個系統可以說是不斷以相似模式出現的,在檢測這些模式的時候,其實會彰顯一種大趨勢。在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時候,也不能說我的預測就很準確,但是可以說粗略的彰顯了未來的趨勢,也就是為我們指出了未來發展比較特定的方向。我們現在自然生活其實也有一個發展路徑,我們的生活或者生命其實是不斷創造新的思維或者思維模式。

Q:對於是否要擁抱和接受新科技,您站在哪一邊呢?

凱文·凱利:我會嘗試新的東西,同時如果我覺得不適合我的話,就會直接排斥掉它們。我之前是不用推特等平臺的,現在我會在推特上發文。我在電腦上用,但是沒有在手機上用。我只會一部分地使用這樣的平臺。AR、VR等技術,我會嘗試它們,我不會經常的去使用,但是可能會幾個月試一次,看一看有什麼新的功能和技術出現等。我不會每天都用這些新科技,但會隔一段時間試一下,看看適不適合我。

Q:大數據對於隱私和道德保護等,怎麼看待?

凱文·凱利:這個問題其實很難回答。首先最重要的是,我們的未來生活可能會被監控,這種監控行為可能來源於手機或者是攝像頭等等,這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。這一領域可以分成非常多的角度去談論,現在對於隱私的傷害可能並不是短時間內就能消失的。整體來說,未來會有更好的科技、更好的去記錄生活中的數據,同時也可以保護隱私。例如可以把數據的特性提取出來後聚集到一起,這是一個技術層面的解決方法,我們需要很多這樣的解決辦法。要解決這個問題,不是要放棄手機,而是要用更好的技術去收集數據。

Q:提到區塊鏈、人工智慧和物聯網,您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?

凱文·凱利:我覺得物聯網與區塊鏈之間有一定的聯繫,這三個技術的融合會最終能夠發展成一個鏡像世界。我們世界上存在所有事物都有數字化的模式,比如戴上VR眼鏡可以看到房間裏的內飾,但同時這些物體也有數字化版本,它們之間互相連接不是因為設備裏的晶片,而是由關係連接在一起的。

Q:如何看待比特幣?

凱文·凱利:區塊鏈的這種共識機制,在某種意義上就像生命的週期或者是有機的組織。我對於區塊鏈的理解就,它是一個如此有機的存在,所以它其實應該要與大自然、基因等相提並論並且與之結合。我之前跟朋友聊天,也有一個共識,區塊鏈這個領域更像是DNA一樣的組織,因為就像我們的基因一樣,每一個節點都是基於共識機制被連接在一起,所以我確實認為區塊鏈在自然界有可以呼應的地方。

我本人不是加密貨幣的粉絲,也不喜歡去掘金。所有的這些可變性、多元性,我都覺得並不可靠也不穩定,所以其實不感冒。我很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寫關於比特幣的內容了,我認為它們其實非常有趣,尤其是如果想做微觀支付的話,它是與生活是息息相關的。區塊鏈本身也算是一種對於工作的證明機制,搭載了加密貨幣後能證明一些價值,比如就像是掘金的金礦一樣。當然,現在(金礦)已經不是加密貨幣了。可能在未來會有更多的加密貨幣等等。

廣泛來說,現在面臨的是一個數位化的互聯世界,數據能夠讓我們共同協同工作,進行大規模的多人同時工作,比如說可能一百萬人即時線上的共同協同工作。希望通過這樣一個系統,能夠吸引人們去協同工作,建立這樣一種信任機制。我認為區塊鏈以及加密貨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是一個協同的工具,能夠讓我們進行大規模的工作,比如一萬百人共同即時線上共同工作,這是前所未有的。

Q:未來有什麼可能會毀掉人類和人類文明呢?

凱文·凱利:這只有一些比較聳人聽聞的科幻電影中的願景。要談論未來的情景是很難的,也很難去想像未來是怎樣。當然,如果要是能先去規劃這樣的未來,比如要容納AI、基因工程、區塊鏈等等科技進入日常生活,可能未來會有更大的具像化,據此可以幻想一下未來。

 

圖文提供/詹長霖

本月特輯
  • 我有企業內訓需求
  • 網站使用滿意度調查
活動行事曆
<
2019年8月
>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財團法人創新智庫暨企業大學基金會 © 2012
電話: (02)2768-1234